来自 养生 2019-12-03 01:50 的文章

85岁仍每天看40位病人 什么让“最美医生奶奶”放心不下?

  85岁高龄仍坚持在门诊一线接诊,两次骨折都不能让她停下来,什么让她放心不下?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盛锦云教授是中国儿科哮喘界的知名专家,今年85岁,仍坚持在门诊一线接诊,被赞称为“最美医生奶奶”。

  “能看好一个是一个” 85岁仍坚持出诊 希望为改善中国哮喘现状再尽一份力

  上世纪90年代,盛锦云退休后一直没有离开门诊一线,在这期间,她曾两次骨折,但都没能影响她继续给病人看病。

  盛锦云:我不管你们怎么看,我这个老太婆老不死的糊里糊涂的,在家里不好好享受,家里面乱七八糟的,老两口子也不好好吃也不出去玩。我觉得只要脑子清楚,我不会看错病不会开错处方,我就是要看,能看好一个是一个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除了坚守在门诊一线,盛锦云念念不忘的是到各个地方讲课,帮助地方医院建立哮喘诊疗中心或是哮喘专科门诊。

  盛锦云:我参加官方组织学术的活动是没有休息的,早饭中饭吃不上我都愿意,我要把正确的做法告诉他们。我一个一个地点帮他们看,西到伊犁,东到鹤岗,北到黑龙江,南到海南,几乎中国所有土地我都跑了。一次性解决不了多少问题,但是能解决一点问题,我在那只要有一个两个种子也是好的。我要尽我的能力能影响多少我就影响多少,能看好一个我就看好一个。

  关于儿童哮喘 中国与国际上的数字差距让她焦虑  

  作为中国儿科哮喘界的知名专家,盛锦云治疗的儿童哮喘病人累积大约3万人。但她因儿童哮喘病治疗现状而有的焦虑,却始终没有缓解。盛锦云说,国外哮喘发病率很高,2015年以前他们死亡率只有千分之0.4,而我们发病率很低,但哮喘患儿的病死率是千分之36.7,是全世界第一位,这让她很焦虑。除了死亡率偏高,因为儿童哮喘治疗效果不理想,从而导致成年人哮喘疾病的高发,也让盛锦云心里着急。

  盛锦云:按照中国自己的诊治方案来做,我们应该有80%的孩子得到控制,现在10%都不到。我重视儿科事业,我从事这个专业,我当然应该改变这个状态。怎么改变?只能从我自己做起。

  在盛锦云看来,目前对于儿童哮喘的治疗,也存在着不少误区。一些医护人员认识上的偏差,加上一些家长的偏见,导致儿童哮喘病治疗上滥用抗生素的现象,不但不利于病情的治疗,还会导致很多副作用。而作为目前最佳治疗儿童哮喘的方法——吸入式疗法,却不能很好地推广。

  1982年,盛锦云开始对小儿哮喘流行病学进行研究,参加全国协作组完成了全国0~14岁儿童哮喘流行病学调研。在研究国内外临床资料后,她开始推广哮喘诊治的标准化方案,因为规范治疗和死亡率直接相关。

  盛锦云:哮喘是一个终身性的疾病,今天发病今天治,今天不发缓解期要有缓解期的治法,不发了你要预防。这一点医生跟患者都不明白,往往孩子喘就看医生,来了以后赶紧让他不喘就满意了,以后怎么预防他不问就走了。我们这个体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,他来找我的时候,我是医生他是病人,他走了我就找不到他。我们要管理他,交代他孩子喘减轻了或者不喘了你还要来,以后还会发。

  记者:现在的医生这么讲吗?

  盛锦云:不讲,没时间,我平时应该看20号,现在一天要看100号,我哪有时间来做这些事情?我把我这些病人一天不漏地,很好地不要错误地误诊,或者不要漏诊,一个一个看过去,我哪有时间来关照这些?

  一天看146个病人 中国儿科医生的缺口 怎么治?

  我国儿科医学起步较晚,又由于种种原因,国内的医学院校从1999年起取消了儿科专业,儿科学变成了一门课程,直到2016年,儿科本科招生才得以恢复。医学院校停招17年,造成了儿科医生的巨大缺口。当盛锦云成为业界十大名医时,医院规定她每天只有15个号,但这根本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。

  盛锦云:医院给我限制,说我是熊猫是国宝,给我限制15号,可是30号都不够,抱着孩子坐在你边上,这个孩子对着你喘,你就硬说我没有号了,我不能给你看了你能这么做吗?我不行,我走不动。挂到16号的时候挂号处护士不挂号了,来的山东大汉就把我们护士像小鸡一样一把拎出来了,为什么前面的人挂不给我挂?吓得护士跑掉了,那一天我看了146个号,从早上7点45看到晚上9点45,那时候我五十来岁。

  记者:你现在八十多岁一天看多少?